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周文最近已經比較習慣被人指指點點和私下里議論了,特別是在王明淵的事件之后,這種情況已經很普遍,只要他走在學院里被人認出來,少不得有人要對他指指點點。

    當然,也并非全是惡意,大多都只是在議論而已。

    衛峰來了之后,原本熱鬧的講堂就安靜了下來,看起來那些學生還是比較怕衛峰的。

    周文暗自打量衛峰,見他雖然不算太高,可是卻很有氣勢,骨架比較粗壯,而且身上帶著一股子勁,周文只在那些當兵的人身上見過,一般的導師雖然強,可是身上卻沒有那股勁。

    “今天我們講一講陰勁在拳法中的運用。”衛峰講課確實喜歡親自示范。

    周文見衛峰拿了一條透明的絲巾出來,把絲巾吊在一根繩子上面,然后一拳對著絲巾打了過去,直接把吊著的絲巾打穿了一個拳洞。

    “你們誰來試一試?”衛峰目光從聽課的學生身上掃過。

    周文原本以為,這種導師讓學生上去做試驗的情況,一般學生都不會愿意,以前他也上過其他導師的課,只有少數比較好學的學生,才會愿意配合。

    可是講堂里聽課的這些學生,卻是一個個踴躍的舉手報名,一個比一個手舉的高,生怕衛峰選不中他們似的。

    “什么情況?衛峰竟然這么受歡迎嗎?”周文心中有些驚訝。

    “那位沒有舉手的同學,你上來吧。”衛峰目光掃視了一圈,最后竟然向周文這邊看了過來。

    周文往左右和后面看了看,發現整個講堂里面,只有他一個人沒有舉手,而其他那些學生,都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周文頓時明白過來,知道為什么其他同學那么踴躍的舉手了,分明是他們已經了解了衛峰的性格,知道他們越是不想上去做試驗,越是容易被衛峰點名,所以一個個的才那么積極。

    “別看了,說的就是你。”衛峰看著周文說道。

    周文只好站了起來,向著講臺上面走去。

    他之前也聽過一些導師講課,像衛峰這樣的脾氣,到是真的第一次見。

    他這樣點名,竟然還有這么多學生來上他的課,從另外一方面也說明,衛峰講的確實很不錯,否則早就沒有學生來上他的課了,畢竟學院內講拳法的導師不止衛峰一個。

    “以前沒見過你,第一次來聽我的課吧?叫什么名字?”衛峰一邊把新絲巾系在繩子上面,一邊問周文。

    “周文。”周文答道。

    衛峰竟然似乎沒有聽過周文的名字,只是微微點頭,就對周文說道:“好了,你可以出拳了,只憑拳頭的力量,如果你能夠打穿絲巾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十個學分。”

    一般學分都是由班級導師分配的,像衛峰這種純粹的講師,手上可以分配的學分比較少,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偶爾還是可以拿來獎勵學生的。

    “那就多謝導師了。”周文聽說還有學分可以拿,頓時心情好了不少。

    “有信心是好事。”衛峰微笑著說道,他顯然是真的不知道周文,否則他也不會提出給學分。

    衛峰平時除了修煉之外,就是看一些聯邦新聞,以及前方戰況的報道,他對于學生和老師的八卦沒什么興趣,所以根本不知道關于周文的事情,到是知道王明淵的事情,但也沒有深入了解。

    在衛峰看來,就算是那些傳奇級的尖子生,如果沒有練過陰勁的話,想要空手打破絲巾也不可能。

    絲巾又韌又輕,拳頭打在上面幾乎不受力,沒有很好的陰勁修為,就算力量再強也打不穿,只會令絲巾蕩起來而已。

    周文走到絲巾前,抬起了右手,甩了甩手腕,做了一下手腕活動。

    他以前練寸勁的時候,也做過同樣的練習,不過那時候用的是紙,比較容易打破,像這樣又薄又輕又堅韌的絲巾,難度高了不止一兩個檔次。

    當然,現在的周文也不是以前的周文,他活動了一下手腕之后,舉起拳頭,就想要砸向系在繩子上面的絲巾。

    “同學,你的姿勢不對,身體稍微側一點,出拳的時候不要出直拳,要側擺……”衛峰上前糾正周文的動作。

    周文見衛峰這么認真,自然也不好拒絕,配合著他的糾纏,擺出了標準的架式。

    這樣的架式,確實有助于發力,不過周文早已經超過了那個境界,就算他躺在地上,也一樣能夠打出足夠強的陰勁。

    “好,現在你可以試試出拳了,記住要活用手腕和手臂的力量,手臂放松,出拳之前肌肉不要太用力……”衛峰在一旁指導。

    周文按照他說的,一拳甩了出去,只見那拳頭撞在又輕又薄,幾乎不受力的絲巾上面,直接把絲巾震裂,打出了一個拳洞。

    衛峰頓時楞住了,心中暗自納悶:“難道是我今天教的太好了,這小子竟然一學就會了?不對啊,就算我教的好,他也完全領悟了,沒有一年半載的練習,也不可能打穿絲巾。”

    “同學,以前練過陰勁?”衛峰打量著周文問道。

    “上高中的時候,練過寸勁。”周文如實答道。

    “那就難怪了。”衛峰恍然大悟,笑著說道:“不錯,把你的學生編號給我,十個學分一個也不少你的。”

    “導師,我可以用這十個學分換一個請求嗎?”周文趁機問道。

    衛峰饒有興趣地看著周文說道:“說說看,你有什么請求?”

    “我想請導師您做我的陪練,在您有空的時候進行實戰練習,可以嗎?”周文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我最喜歡你這樣有上進心的學生了,等我的課講完之后,你想練多久都可以。”衛峰眼睛瞇了起來,笑的臉上皺紋都跑出來了。

    他是真的很高興啊,竟然有學生想要和他實戰練習,這是衛峰最喜歡的節目了。

    “希望你能夠堅持的久一點,可別太快就想跑路了。”衛峰心中暗想,他不怕周文學習熱情高漲,就怕周文太快退縮。
甘肃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