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始于權游的西幻之旅 > 34 隕落的巨龍(3)
    黃沙河岸的腳步聲急促而又絡繹不絕,一隊隊身著熏黑黃鱗甲的多恩士兵此時正就著天空明亮的圓月光芒,沿著洶涌河流迅速奔過,他們一個個拎著長矛與盾牌,面露憤怒與焦慮。

    身后遠處是一座冒著熊熊黑煙與火光的廢墟城堡,城堡靠近河岸,內部接二連三有身影匆匆出現并朝著四面八方趕去,于是沒過多久,遠方荒漠的邊界線上就出現了許多騎著馬匹的多恩騎手,繼而繞著那座城堡展開行動。

    夜晚的沙漠氣候寒冷,甚至呼吸都開始冒冷氣,但人聲鼎沸的場面卻非常火熱。暗淡夜色下,帶著多恩口音的維斯特洛通用語呼喊接連不斷,無數人影從四面八方靠近而來,最終匯聚在一條名為硫磺河的河流兩岸仔細搜查了起來,一絲一毫的土地也不放過。

    從遠方趕來的多恩人似乎無窮無盡,乃至沒多久整條河流的河岸就已經被徹底搜查了一遍,更多的人則以這條河流為圓點分散而開,朝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沙漠深處展開搜查。

    可惜,當炎熱驅散寒冷,當第二天的太陽冉冉升起時,多恩人一直沒有什么收獲。

    搜查的這些人對此很不甘心,但他們并不懷疑沒發現目標是自身搜查不當的原因,反而認為是有更多的內奸做內應,偷偷將人藏了起來,或者早已轉移。

    于是憤怒的多恩人將視線放在了更遠的地方,也看向了原本非常放心的自家陣營上面——

    成百上千的死傷之下,他們好不容易射死了一頭巨龍,己方卻出了個叛徒將那小王后給救走了,他們沒法平息心中怒火,也沒法不懷疑原本認為鐵板一塊的多恩人陣營還是那么值得信賴。

    可惜他們自認為正常的方向,其實并不正確,而被他們早已徹底搜查了一遍的所在,卻根本稱不上完全搜過——

    當喧囂平息,河岸兩側的多恩人轉移方向消失不見后,兩顆腦袋驀地從寬廣河流中一顆大石頭下破水而出,觀望半響,迅速爬上岸。

    這是一個非常怪異的組合,看起來他們在河水中潛伏已久,但其中一位銀色卷發的女性此時卻仍在昏迷。

    然而那輕微起伏的胸膛卻無聲顯露出,她并沒有被淹死。

    另外一個人是一位黑色短發的俊秀青年,有著一顆鷹鉤鼻與薄嘴唇,被烈日曬成棕色的皮膚與略帶異域特征的長相看起來完全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多恩人,然而真正情況卻與所見到的明顯不同。

    ……

    兩側周圍全是隆起的黃土丘陵,身旁洶涌奔過的河水散發出陣陣激流響動,額頭與身上其他部位的傷口因長時間浸泡于河水當中沒了刺痛的感覺,包扎用的亞麻布條卻已經被鮮血浸成深紅。

    抬頭看了看天空中那愈發刺眼的太陽,藍禮不自覺皺眉,隨即將目光看向身前地表上躺著的女性。

    這位叫做雷妮絲·坦格利安的小王后照理說應該有三十多歲,但看起來卻仿佛二十七八,原本身上穿著的銀鱗甲已經在水下因太沉而撥開丟棄,于是她眼下裹著的只有最外藍禮之前搶的那件黃色羊絨披風,以及里面的白色加墊皮甲外套與內里一件絲綢長裙。

    她有著一頭銀金色的卷曲長發,此時正靜靜鋪在地上,沾滿了河中淤泥與雜物,臉蛋同樣顯得很臟,只是這卻并不掩對方的美貌。

    鼻梁高庭,額頭光潔,瓦雷利亞人素以馴龍與俊美著稱,而眼前這位同樣帶有那種獨特的美貌。然而黑發青年在蹲下來掃視了幾眼后,卻迅速拔出腰上皮革刀鞘內的銀色匕首,拽起對方那美麗的長發開始切割了起來。

    匕首不算特別鋒利,但人的頭發卻更顯脆弱,一束束在陽光下閃耀光澤的美麗長發被他割下來后拋向身后大河,最終當黑發青年收回匕首后,原本有著一頭閃亮銀金色卷發的美麗女子此時已然變成了一個造型怪異的短發女人。

    欣賞著自己的杰作,黑發青年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后突然想到什么,抬手摸了摸胸口,卻并沒有摸到任何戒指模樣的物品,緊接著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也沒見任何特殊情況發生。

    藍禮不自覺皺眉。

    當時局面緊張,原本他跳進護城河當中的目的只是希望從下面游走然后躲開守門多恩人視線逃跑,但卻不想一入水,他本來以為不可能帶進來的能力竟然同樣能夠生效。

    不止于此的是,那條護城河還與眼下這條更大的,充滿硫磺臭味的河流連接著,于是事情變得相對容易了許多。

    面對多恩人絡繹不絕的搜捕,他干脆抱著救下的女人躲在了河中,有人路過就潛下水,沒人的時候則浮出水面,躲在那顆河中石頭下的陰影內,一整晚基本如此。

    想著,他不自覺瞥了眼對方紅潤的嘴唇,但緊接著就抬眼警惕的掃視周圍。

    此時太陽高高升起,烈日烘烤下的河流升騰著濃濃的水汽,兩岸沙石干燥熾熱,越過黃土丘陵后是一望無際的沙漠與山丘。

    身后有著一座高丘的矗立,因此名為獄門堡的城堡倒是看不到了,但藍禮并不覺得自己走的有多遠,所以稍作休息以緩解身上寒冷后,他背起昏迷者順著相反方向飛快逃離。

    想要從多恩人團團包圍下脫困簡直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如果考慮身上背著這位的身份,那么藍禮覺得自己只要堅持一段時間,然后等待“空中救援”似乎就可以了。

    不過躲在哪里卻是個問題,得有水源與食物的存在,否則就算不被多恩人找到,他們也很有可能被餓死。

    藍禮對于多恩的地理并不了解,但食物這點暫時來說倒是不用太擔心,畢竟身側就有一條河流的存在,雖說這條河河水渾濁了一點,但想要從中找到一些食物卻也并不算是難事。

    他此時正思索著另外一個問題。

    “也不知道怎么樣才算是救下,蘇醒?”

    那三件任務當中,他自覺冒著生命危險已經完成了一件,可從昨晚到現在都一直沒有任何獎勵出現,這讓他一時有些納悶。

    不過這卻并不影響他的行動,雖說期望著救援出現,但此地距離多恩人的城堡實在太近,他不能一直躲在河里,也不可能找到連本地人都不知道的一些隱蔽地點躲藏。

    所以他背起目標開始順著這條河朝下游趕去,決定先遠離這里再說。

    黃沙彌漫的河流邊緣,背負女人的身影緩緩前行。

    不斷趕路間,太陽越升越高,散發出的光芒也越來越熱,身上本來濕漉漉的厚皮甲與襯衣長褲則變得干爽宜人,繼而變成干燥,后背上的女人則更是讓他感覺渾身難受。

    對方身上的加墊皮外套此時仿佛變成了一個暖爐,不斷朝他散發著悶熱的氣息——這東西在穿盔甲時必不可少,眼下卻變得似乎有點累贅。

    不過盡管如此,他卻也沒像撥盔甲那樣將這厚外套剝掉,而是勉強忍受著,實在忍受不住了就暫時停止趕路,然后竄進旁邊河流當中緩解酷暑。

    可能注意力放在了別處,一路上倒是沒碰見有多恩人存在,卻也沒見到有任何環境的變化,仿佛這條河與這片沙漠荒野無窮無盡一般。

    夜晚悄然降臨時,之前還屬于累贅的厚外套此時反倒是變成了保暖驅寒的重要物品。

    暗淡月光下,走累了的藍禮有些瑟瑟發抖地癱坐在河岸邊黃土地表,雙眸注視著躺在眼前的這位包裹臃腫的女性,總覺得對方身上披著的黃色披風有點多余。

    不過還沒等他考慮好是不是該將這東西拽出來裹在自己身上時,他突然發現對方癱在地表的一根手指略微動彈了些許。

    藍禮由此一怔,但沒等他仔細觀察,腦海中就閃過一條信息提示——

    【你獲得了新技能:制毒LV5】

    烏鴉校長說

    謝謝情情是何物書友的100賞,以及謝謝大家的推薦票~
甘肃麻将怎么玩